元宇宙的余热依然没有过去,甚至大有星星之火开启燎原之势,元宇宙本身也从殿堂走向了民间,我们可以看到一些企业开始了元宇宙的探索,诸如中国电信全资控股子公司天翼爱音乐文化科技,发布了元宇宙招标项目,采购内容为“元宇宙数字人制作”,而被一致看好有元宇宙基因的B站也正在测试名为“高能链”的元宇宙业务。

  一时间,这个几个月前还是概念的东西突然有了更多的落地,连刚刚上市的网易云音乐也采取了元宇宙的敲钟方式,实在令人惊叹,毕竟这么大个事如今也可以在元宇宙里操刀,未来似乎有了更多想象。

  这些新闻听起来都很高大上,但似乎对于普通人来说总觉得元宇宙离得相差很远,甚至没有太多能够实际接触的东西,这也是最近不少伙伴在与我们交流时提出的问题,因此我们尝试从几个维度来阐述当下我们可以如何玩转元宇宙?

  当然,本文谈论的玩转更多的是贴近元宇宙概念本身的东西,或许还并不是完完全全的元宇宙,甚至可能在未来的时间中发生变化。但就当下来说,这些方向已经足够我们对元宇宙小试牛刀,接下来,我们开启元宇宙的探索之旅吧。

  元宇宙具有独立且与传统领域不同的特有经济体系,其基础是可信的资产价值和去信任的身份认证,而这一切离不开区块链技术的支持,其最容易被用户感知并且获得的就是数字藏品。

  数字藏品作为独一无二的可溯源去信任的确权资产,在2021年掀起了巨浪,无数的企业和个人进入到了这个领域之中。

  先是NBA携手Dapper Labs推出“新型球星卡”NBA Top Shot ,并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席卷全球。之后又有佳士得拍卖行和苏富比拍卖行相继举办NFT艺术品拍卖会,拍出一幅幅震惊世界的天价数字藏品。后又有腾讯推出NFT交易软件幻核、蚂蚁链推出“敦煌飞天”等一系列数字藏品,就连红杉资本都将2005年YouTube的投资备忘录作为NFT形式拍卖。

  在红杉资本最近的公告中表示,“区块链的崛起与互联网本身的崛起相呼应:互联网上人与人之间直接、自由的信息流动为区块链上直接、自由的价值流动奠定了基础。在NFT的世界里,任何人都可以创建数字资产,任何人都可以对其进行投资,这为资产估值和交易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多样性。”

  如果我们认为YouTube的诞生是Web2.0的重要里程碑,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数字藏品是Web3.0的核心转折点。数字化的进程会淡化中央机构的作用,创作者与网络参与者会重塑互联网时代,并且真正意义上掌握这些数字藏品的价值。

  那么对于普通的用户的我们面对新兴技术最简单也是最高效的方法就是保持永不满足的好奇心去探究学习和理解。同时根据中经的一项研究表明,2018年中国艺术品收藏的年均回报率为26%,而金融证券和房地产行业则分别为15%和21%,在元宇宙发展的关键时期,收藏数字藏品似乎是一个好的选择。

  然而,任何事情都具有其两面性。实际上从长期来看,投资另类市场要比投资股票等更主流市场的风险更大且回报更少。

  根据花旗银行的一项研究表明,从1985年到2018年的33年间,当代艺术市场的年华回报率仅为7.5%,而股市的回报率接近10%。而且当前数字藏品市场还存在着较大的投机性,并具有比较大的价格波动,这样看来投资数字收藏品是一件冒险的事。

  那么我们究竟应该如何看待数字藏品呢?法国投资银行巴黎银行的研究人员 Nadya Ivanova曾经说过一句话,“对待数字藏品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认知,那就是它是非常新的,市场还在经历确定事物真正价值的不同的市场循环中。

  “ 数字藏品作为普通用户参与到元宇宙领域的入口,具有普适的价值,我们应当理性的看待数字藏品,并且有选择的参与其中。

  无论如何,有一件事是非常酷的,如果你拥有了保时捷的NFT,也许在未来的元宇宙世界里,你可以驾驶着相应的保时捷环球旅行,作为虚拟世界的资产,数字藏品的可用性为我们带来了投资以外的更多体验与乐趣。

  正如我们前文所说,这一轮元宇宙热潮起因是由Roblox这个世界最大的游戏创作平台,第一个以元宇宙的概念上市美股,解铃还须系铃人,要体验元宇宙自然就应该去Roblox上好好体验一番。

  Roblox既是一个游戏创作平台,提供了非常多的开发工具,并且这些开发工具简单易用,稍微学习一下,就连小学生都能用这些创作工具开发出自己构想的虚拟世界,并设计其中的玩法和规则。同时,这些创作出来的游戏可以上线到Roblox平台上,供其他玩家进入并游玩。

  如今已经有超过两千万个游戏在Roblox上,我们可以在这里感受不同的虚拟世界,可以置身于许多基于知名动漫(如火影、JOJO等)、电影(如DC、漫威等)、现实(如名胜古迹等)为背景的虚拟世界中(前一阵子大火的《鱿鱼游戏》也很快有了Roblox版本的游戏),并在其中以另外的身份与他人交互,体验第N种不同的人生。

  与Roblox类似的能够创造许多不同虚拟世界的游戏还有《我的世界》,这也是一款月活用户过亿,玩家可以DIY自己的世界的建造类沙盒游戏。《我的世界》是由马库斯·佩尔松(Markus Persson)创建的Mojang Studios开发的,但随后在2014年被微软以25亿美元的天价收购。

  而微软作为老牌科技巨头公司,也早早地布局了如今元宇宙的重要入口AR领域,推出了AR中的代表性智能硬件Hololens,并将我的世界与Hololens完美的结合到了一起。虽然要体验到AR版本的我的世界还很难,但是可以先去体验一下现在的《我的世界》,切身感受建造的快乐,以及体验其他人的创意世界。

  当然,如果你不习惯Roblox和我的世界这样相对简单的建模,那么一些制作精良的大型游戏也在尝试元宇宙的方向。比如由知名游戏公司Epic Games推出的火爆全球的建造+吃鸡类游戏《堡垒之夜》,就正在不断地拓展更多元的玩法,将原本的对抗类的游戏,逐渐在朝着元宇宙的方向进行尝试。

  以上的Roblox、《我的世界》《堡垒之夜》主要还是在于体验元宇宙中特色各异的丰富的虚拟世界,但是元宇宙还有一种重要的沉浸感,来自于其中的数字物品能够像现实中一样,任何物品和权益都有实际价值,并且属于你的虚拟物品就是归属于你,而不被某个中心化组织随意破坏和掠夺。

  而要实现这样的沉浸感,就需要区块链技术所带来的去中心化属性,如此一来,我们在玩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游戏时,其体验就不仅仅觉得这是款游戏,而是会觉得自己在体验另一个与现实世界非常类似的虚拟世界,在价值和权属方面更有现实沉浸感。

  区块链游戏中的《Axie Infinity》便是其中的翘楚。这款看似是区块链版本的《口袋妖怪》的宠物对战游戏,需要用真金白银像在市集上一样从他人那里购买能够战斗的宠物,而这些宠物既能繁殖获得新的战斗宠物,又能去参加PVP或者PVE玩法,获得一些Crypto的Token,而新的战斗宠物和Token都是有实际价值的,并且可以买卖给他人。

  这好比是现实中自己从他人那里购买了宠物,而这些宠物可以生出新的小宠物,小宠物可以卖给他人赚钱,也可以让这些宠物去参加宠物类的比赛获得奖金。所以,玩家在玩《Axie Infinity》时,甚至可以赚钱,由此便有了最近热议的Play to Earn模式(边玩边赚)。

  正如我们在头号玩家中所见识到的场景,我们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完成工作或者任务,获得具有真实价值的虚拟物品那样,边玩边赚正是实现元宇宙这一场景不可或缺的机制。

  当然,本文所介绍的游戏,往往只能体验到元宇宙的其中一部分,元宇宙目前还在早期发展阶段,距离我们真正体会到原汁原味的元宇宙游戏,还需要一些时间和许多人的努力。如果你还在由于元宇宙会是怎样的,不妨体会一下以上这些游戏,说不定会有一些感受。

  2021年接近尾声,元宇宙概念的热度依然居高不下,不少人将2021年称为是元宇宙元年。而AR/VR也曾在2016年经历了VR元年,之后始终没有迎来爆发点。但自疫情以来,人们的生活与社交方式都发生了变化,于是AR/VR再一次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还被看作是元宇宙的入口。

  《Roblox》上市时在其招股书上提出了元宇宙的八大要素,分别是: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时随地、经济系统以及文明。沉浸感是元宇宙的重要特征之一,而AR/VR则是获得沉浸感体验的必要硬件,随着硬件技术的成熟与平台和应用程序的扩展,AR/VR技术就成为了进入虚拟世界的重要接口。

  相比于AR,VR可选择性较多,价格也更亲民。并且VR有着丰富的应用场景,比如游戏、电影、社交、旅游、教学等等,而游戏是VR应用最多也是最主要的场景。

  例如恐怖射击游戏《半条命》,在正式发售的24小时候,就得到了大量的好评,数据显示,STEAM好评度高达97%。《半条命》的世界里所有物品都能被使用,流畅的交互体验再加上如同真实世界的分辨率,让玩家仿佛置身于另一种真实的世界。《亚利桑那的阳光》也是一款僵尸射击类型的装机必备游戏,融合了射击与冒险,在沉静感、自由度、设计手感等方面都得到了很高的评价。

  除了这种让人紧张刺激的射击游戏,还有武器类、驾驶类、运动类游戏,以及像是2018年现象级VR音游《Beat Saber》(节奏光剑),玩法不仅简单,酷炫的光剑还能让玩家体验到未来感,总的来说,VR游戏是较为直接的一种体验方式。

  此外,VR社交也是VR的应用场景之一,用户可以用他们自定义的形象在虚拟世界中见面,活动以及互动,甚至是邀请朋友到自己创建的虚拟空间聚会,比如最近大火的《VRChat》就是一款VR社交游戏。

  其次VR跑步、VR骑行等也打破了传统的健身方式,一边体验着世界各地的风景,一边享受着一对一的教学,为枯燥的运动增添了不少乐趣。而近几年居家办公需求的增加,VR也被用到了线上协作、设计、学习以及教育等方面,形成了一种全新的交互方式。

  经过了5年的开发和沉淀,AR/VR领域在技术层面都有了一定的突破,设备的重量、画面的分辨率、用户的沉浸感体验,以及游戏内容和性价比,都有了明显的提升。要想真正成为元宇宙的入口,对VR/AR设备还有着更高的要求。

  尽管目前离元宇宙的落地还有较大的差距,但不妨碍我们可以提前感受元宇宙的魅力,毕竟目前国内许多一线城市已经有不少VR游戏体验店,甚至在节假日会出现一票难求的火爆场面,如果没有体验过的读者不放去线下试一试,或许这就是元宇宙的一个雏形吧,而且无需学习太多,就和10多年前的网游一般,只是这次并没有写着“未成年人禁入”。

  虽然我们仅从三个大的方向介绍了目前元宇宙可以玩转的方向,甚至任何人都可以去尝试一下,但遥望元宇宙的发展,不管是数字藏品还是当下的元宇宙游戏,抑或偶尔已经很火爆的VR体验,他们依然处于初期或者爆发前夜,但像《堡垒之夜》这样体验性产品的出现已经足以引起我们重视。

  而作为我们大多数人,只有通过体验这些新奇的东西才会体验到未来构想的元宇宙场景,也只有通过把玩这些有趣的元宇宙方向才能看到一些未来的影子,甚至反过来指导我们去创造更好的元宇宙产品,正所谓实践出真知,大概便是此意。

  展望元宇宙的发展,我们依然还处于“早期文明”,在这荒莽之地上刚刚有了一些发芽的种子,老牛耕过的土地依然散发着浓烈的泥土香味,留给我们尝试的时间和方向还很多,回到原点来看,既然这是未来的一个方向,为何不值得现在去尝试下呢?

更多文章请关注《万象专栏》

本栏目由《康祺惠购APP》独家赞助